一位长辈,我和他的相处时间并不长,从懂事开始直到现在,接触的总时间不超过半年。直到最近,我更加熟悉了他。

长辈的关爱

到了成都后,我暂住在别人家,白天我会到高新区,到图书馆中查看招聘信息,刷刷面试题,写写代码。由于高新区离暂住地比较远,我得早起,然后找到公交,挤地铁,再骑单车,整个过程需要大约1:30,最后才能到达目的地。很快,我发现长辈起来得比我更早,我甚至怀疑他是早上6点起来的。一开始,长辈不知道我会在6:48起床出发,在发现这一习惯后,他准备早餐时多备了一份,并且准时叫我,这一点我很感动。也许长辈觉得,这微不足道,只需要添加一副碗筷,早上多买两个包子。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朋友与亲人显得那样珍贵。这份关爱,让我重新审视这位平时少言寡语的长辈。自己在心中记住了他的好,并决定在将来回报。

长辈的任性

马上春节了,我的很多亲戚都从遥远的外省回老家,为的就是除夕之夜的家人团聚。因为人很多,我们分两批次人流先后回到老家。我和父母还有另外的一些亲戚先到,于是先在家里准备。在接到电话后,我们到了水泥大道等待着舟车劳顿的亲人。很快,一辆白色小车到了,所有的人都下了车,大家相互寒暄,彼此问候。多年不见,记忆中的亲情很快在现实的团聚中发酵、弥散。我猜想今晚又是一顿吃吃喝喝。在大家决定回家的时候,那位长辈却提醒我们自己还需要去一趟镇上取钱,他需要姐夫再次开车来回跑一趟。姑姑觉得姐夫太累了,上一个晚上开车到了凌晨1点30,第二天刚回来还没休息够,于是计划找一个私家摩托载着长辈赶去镇上。我们都开始去联系摩托车主人的时候,这位长辈却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不敬重,并声称“就算那人免费,我都不会去坐”。他说完这话后,脸上也浮现了绯红,周围的人都沉默了,不再反对他。这样的表现很难让我将他和几天前主动叫我吃饭的人联系在一起。他的做法更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没有长大,和自己的年龄完全不符。或许他有自己的顾虑,小车比摩托更加安全,更有面子。但在回家之后的谈话中,他时刻流露着对更高生活品质的向往与对同龄乡间人的不屑,我推断,这不过是一位久居农村的人在搬到城市生活几年后出现的莫名的优越感与富贵病。


看来,想要评价一个人,不能简单的通过某一个方面或事件来评判,唯有更深入的结交和长时间的相处才能渐渐的了解一个人。人是会变化的,人也是复杂的。

分类: lif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