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约60天前,我为自己的工作烦恼。因为成长方向与学习环境,我最终下定决心在年底离职了。这是冒险的做法,因为我毕业不满一年。我可能面临的最差局面:长时间待业在家,面对长辈的责备。在新年中,我能感受到一部分人的不满,他们觉得放弃一份高薪的工作是难以让人理解的。但大部分的亲人都是真切的关心,一位叔叔还特地为我找到在成都工作的前辈,让我向他请教求职的经验。非常感谢他,嗯,我应该向他打个电话了,哈哈。

我的老家在四川,回到家后,距离春节很近了。我趁着年末去了成都,投奔我姐,在她家暂住,我想要查看这个城市对应届生的包容度和待遇究竟是怎么样的。第一次面试是一家创业公司,我没有做多少准备直接去了,看着招聘条件,认为既然是招收应届生,那么我肯定没有问题。但自己在笔试和面试中表现得很差,我没预料到他们对C++的要求如此之高。问的问题和C++11的新特性相关,需要熟悉底层细节才能回答。我意识到自己的基础知识需要好好复习了,于是每天去高新区图书馆,早上6:48起床,然后坐公交,挤地铁,坐单车,最后才到达高新区图书馆。在泡图书馆的日子里,我做的事情很简单:刷题,投简历。我妈担心我找不到工作,一直催促着我去投简历。一直以来,我没有让父母失望,他们总是希望我能做得比别人优秀,在学习上如此,现在工作了,也需要找到比别人更好的工作,这给了我不小的心理压力。当母亲听到我在泡图书馆时,她认为我是“学习病”犯了,于是我们在微信上发生了不愉快的对话。当天晚上,我彻夜未眠,这还真的应了那句话—— “贫穷限制了一个人的思维”。年底前的最后一次面试,是在一家研究院,面试官给了我三道题,2道涉及算法,1道涉及到编译原理。由于自己没有学习过编译原理,所以只答出了2题。然后我们聊了聊我之前的工作和大学学习情况,气氛还不错。最后到了薪酬谈论环节,其中一位男主管谈吐非常强势,甚至直言,薪酬情况可以不写进劳动合同中。在我提及前工作的离职原因时,我提到码农一词,谁知此人嘲讽道,“你不当码农那当啥?” 处于礼貌,我尽量回答自己能回答的问题。在离开那家研究院所在的公寓(没错,他们在一栋公寓中)后,很快,友善的HR给我打电话让我午饭后直接过去。在午饭后,我婉拒了他们。

在我离职后的新年,刚好很多亲戚回来了,很多亲人凭借着自己在年轻时代的打拼现在已经有房有车了,我的父母在物质生活上的确比不上他们。子辈也因此有了差距,在晚宴结束后,我的表弟开车送自己的女友回酒店,我则作为待业人员同父母回到了不到70平米的小屋。我的父亲仿佛因此受到了刺激,在第二天,他直言我没有自信,不够大气。我和父亲的性格很像,我明白他真实的想法。我感受到,下层阶级环境和匮乏的物质生活绝对能够破坏家庭的幸福感,也能影响下一代人的眼界和品性,这也是“穷则越穷,富则愈富”的原因。



没有过大年,我便又去了成都,寻找机会。面试的第一家公司是一家外企,先做笔试题,题量挺大,一共13页,时间限制90分钟。接着是2位技术主管面,大家都很有礼貌,就像在进行普通的技术交流一样,一部分问题我尴尬的向面试官请教(简答的说,就是我没答出来,他们问到了汇编,这确实超乎想象)。接着,我接受了一家军工企业的面试邀请,这是朋友内推获得的机会,我很珍惜它,笔试答得还行,但是面试感觉不太好,面试官像一位老师,一上来就指出我简历上的作品有很多bug,然后不断抛出概念问题:“什么是进程,什么是线程?” “进程间通信的方式有哪些?” “软件设计模式你了解哪些,简单的陈述一下” “你有什么方法解决UDP的丢包问题?” “结构体和类的区别是啥?” 面试的话题走向和节奏真的很重要,我全程被对方遏制住,所以自己感觉很不好受。然而,我在第二天就接到复试邀请的电话。这确实是我意想不到的,可能这就是“内推”的作用?在复试阶段,主要是和HR谈论职业规划和薪酬问题,对方提供的薪资确实低到我差点直接走人,但是想到这是朋友内推的,我忍了。另一个意想不到也出现了,外企公司也通知我二面,但和军工企业的答复时间冲突了,我因此放弃了二面(现在来看,这绝对是一个糟糕的决定)。紧接着,我忙着租房,整天就是联系中介公司,挤地铁,看房……然后,确定了一个住处,交了押金、租金。然后准备入职了,但在当天,我又被通知,将会去一家研究所工作,地点和自己的住处距离很远。我彻底怒了,同时也奇怪为啥要到另一个地点上班呢?在晚上,我在网上查到,这家公司主要业务是军工外包。外包公司,这是让很多人拒绝的工作环境,失望,沮丧,悔恨各种负面情绪涌上心头,晚上,我和父母通了电话,老妈先是臭骂了我一顿,但我没反驳,因为没有力气,心好累,午夜是如此的寒冷。但随即,我的父亲接过电话,“(小名),现在你没有向这家公司投资什么,感觉不合适就赶紧退出,外包公司一般都没有自己的产品,且出来以后在其他公司面试会受到歧视。”没想到平时不怎么关心我工作的父亲居然知道这些,他肯定查过相关的资料。“我不确定,离开这家公司后,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找不到就算了,那有啥的。睡上一觉,明天啥事儿没有!” 父亲居然会说这样的话为我减压,我明白我们家庭的生活状况,他已经做到了他能做到的一切。我答应了他,结束了通话。在第二天凌晨4点,我醒了,再也睡不着。我甚至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我对不起父亲,自责与内疚像毒蛇一样缠绕着我,直到早上的晨光照进小屋,我才爬出被窝。

我终止了那家公司的入职,父亲在中午再次打来电话,让我放下压力,不断鼓励我,他一直以来相信我,现在同样相信。曾经我将这份信任当做压力,此时我才明白这是一份父爱。接着,想起了几天前被自己放弃的外企二面,我拨通了他们的联系电话,希望能获得他们的原谅,重新复试,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一无所有的我不再感到害怕,我唯一的想法就是不断寻找机会,同时不放弃任何一家优秀的公司。在下午,得到HR的回复,让我周五重新复试。对于重获的机会,我无比欣喜和荣幸。既然技术面过了,那我最大的挑战就是英语了!于是在接下来的12个小时内,我听着英语听力,阅读英语新闻,想要找回英文语感。在二面中,我没太听懂性格测试的要求,直接用了一半的时间做完了所有的题,当时好担心这会影响最终的结果。接着,我慎重的对待每一道英文听力和阅读题。有许多听力题没太听懂,只能祈祷上帝了。最后是技术主管和HRM面,总的来说气氛很好,只要聊起来了就不会紧张。我没想到自己回答的那么快,每一个问题都没怎么花时间思考,一切坦诚相告。最后愉快的结束了二面。在接下来的二周内,我一边继续面试,一边等着他们的通知。

在这之后,我去了软通动力,没错,又是外包公司,我不会进入,只想锻炼面试的交流能力。没想到对方都不问我技术问题,只问我技术路线和职业规划。貌似只要能吃苦,就能进去干活儿,啊,原来这就是传统外包。没多久,我们就结束了谈话,在回去的公交上,我接到了那家心仪的外企公司的电话,在拿起手机的一刻,我很害怕,这么快就给我回复,是因为自己差劲直接拒绝吗?但事实正好相反,我被告知自己被录用了,但公司需要在下一周才进行最后的薪酬商议。那一刻,我有些懵,结束了通话,我双眼有些模糊,这些天的担心,害怕,沮丧,自我怀疑,悔恨,内疚像冰块开始融化,融化成泪水……只有经历过绝望与抛弃才知道生存的不易,当一个人一无所有的时候,便无所畏惧。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依然在不断的面试,这是锻炼自己沟通与交流能力的途径,也是我了解成都软件行业状况的方式。在这个过程中,我见过了很多创业型小公司,也有面试了规模很大的上市公司,见到了各种类型的面试官,有的带着强烈的审视眼光,提问,甚至也会否定应聘者的职业观点;有的是友善型,提出问题,试着让应聘者回答,答不出就给相应的提示,实在不行就给出最后的答案;有的在看了应聘者的博客与专业背景后,觉得合适,直接免去了技术面,来到了职业规划和沟通环节;有的面试官只看笔试作答情况,觉得合适的话直接谈薪酬,“我们可能会延迟发工资,加班也挺多,你能接受吗?”;有的面试官居然不看我答完的笔试题,直接问我技术方面的问题,然后进入薪酬谈论环节;还有的公司以电脑作为主要测试手段,二话不说,直接敲代码解决问题,过了我们才进行下一步的面试……

现在,我确定能加入6家公司,仿佛是冥冥中注定的一样,最适合自己的就在远方等待自己和她相遇。之前我因为一家公司放弃了她,这次我为了她放弃了其他5家公司。生活就是绘画,最终呈现什么的图画,取决于自己可对颜料,画笔的掌控。现在,我在咖啡馆一边喝咖啡,一边用mac写作,这样的场景正是一年前我幻想到的。没想到写了这么多,肚子饿了……



分类: care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